【食戟//四創】《Happy Birthday 2018》(中)

#私設:原創人物,惡魔評鑑員。(目前金手指──神之味蕾)

===

——四月十八日,下午。

SHINO's送走了預約的最後一桌客人,收拾乾淨的店裡寂靜無聲,一股嚴肅的氣氛從廚房內發散而出。

高唯和露西兩人坐在椅上,上半身前傾的趴在桌上,視線朝著廚房的方向盯著,嘴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嘛,時間還有多久啊?」

「等等,我看看。」抬起頭往旁邊的牆上時鐘看去,時針和分針都走到了三的位置,「三點十五分了,還有十五分鐘。」

「唉,明明是主廚要被評鑑,怎麼我那麼緊張啊!」露西摀著自己的臉,對自己充滿緊張情緒的這件事顯得特別崩潰。

「不,妳已經很不錯了。」高唯示意露西往角落看去。

做為主...

【食戟//四創】《Happy Birthday 2018》(上)

#雙成年(四宮33歲、幸平20歲)
#情侶關係
#同性婚姻合法

#一切OOC屬於我
#雖然目前日本男性結婚年齡已經改為18,但這邊私設無論是異性還是同性婚姻都是滿20。

+++

兩人相遇相識到確認關係,經過的時間短暫到不行,身邊親近的人難免會有一種擔憂──熱戀的短暫,是否能支撐到轉為長久的親密與平淡?

尤其兩人是同性,雖然近年來觀念轉變越來越能接受同性伴侶,而且在人權推動下同性婚姻也已經合法化,所以至少在法律上他們並不會受到阻礙,可以享有應有的權利。

但因為這畢竟是近年來才做到的轉變,還是有不少人的思想維持在過去的觀念,僵固而偏執的無法接受,甚至不肯去了解過後再做判斷,只是一昧的否定而歧視...

【食戟//四創】《I Forgote》番外三(秋選食戟-下)

每人手上都拿著一枚銀幣,投票的結果一致性的偏向了四宮,是實力落差之下,壓倒性的勝利。

「嘛……真遺憾呢。」完全意料之中的結果,四宮說完正打算轉身就走,背後卻傳來銀幣被放進盤中的清脆聲響。離開的步伐停了下來,他回過頭,就看見堂島銀將銀幣放在投票給田所的盤子中。

神經一瞬間拉緊,他質疑的開口:「勝負已分,您這是要幹嘛?」

「不,沒什麼,我只是想評判一下田所同學的菜餚而已。」堂島語氣平穩,聽不出什麼情緒。

這樣的聲音和說出的話,與那彷彿挑釁的動作並不相符,卻是讓四宮充滿覺得可笑與疑惑:「又不是裁判,而且說什麼評判那邊的菜?我不明白,堂島先生。」

連前輩都不肯叫了啊……內心感嘆了一聲,被喊作...

【食戟//四創】《I Forgote》番外三(秋選食戟-中)

「ChouFarci嗎?」法國的地區菜,用捲心菜葉包裹著各種絞肉和蔬菜蒸製成的,類似西餐中的捲心菜包肉。

擺上桌的盤中央放著Chou(法語-捲心菜),整片培根包裹著捲心菜的中央,綠色被蒸過的菜葉表面還泛出微微的柔光,上方撒上搭配的香料,在外繞著中央的一圈醬汁和邊上的葉片,簡單的擺盤卻依舊精緻。

「怎麼說,感覺鬆口氣了,平時做各種高端菜色的前輩竟然會做這類代表性的家常菜。」日向子單手撫上臉頰,才吐了口氣把話說完,頭頂馬上感受到一陣重擊,反射性用手抱頭哀號:「唔,痛痛痛死了!前輩!」

「總之,先來嘗嘗看吧。」專長同為法國料理的多納托·梧桐田拿起了刀叉,一刀切下,從切口處立刻向上...

【食戟//四創】《I Forgote》番外三(秋選食戟-上)

四宮勾起了嘴角,臉上的表情卻像惡鬼一樣,透過監視畫面看著只剩下幸平創真、田所惠和身為前輩的堂島銀三人的試場。

「雖然不知道前輩是誰,但田所雖然改動食譜卻也做出了好吃的菜餚不是嗎,怎麼能就這樣判定退學,請前輩收回這個決定!」幸平看向監視器的位置,大聲說出自己的想法。

在一旁的田所不安地拉著幸平的衣角,睜著大大的眼睛無措的望著幸平,低低的說著:「幸平同學,我、我沒關係的,畢竟是我、我自己的不對,沒、沒有照著食譜的要求去做。」

幸平拍拍田所拉著自己衣角的手安慰道:「就算是這樣,僅僅憑著這點就要將人退學也太過分了!」轉頭朝向堂島銀的位置開口:「堂島前輩也覺得這樣的決定是正確的嗎?田所明明就是為了...

#超蝙

看到老爺被愛,特別高興!

──謝謝有你。

★☆★

不得不說,我對於無論是DC還是漫威原著其實都不怎麼熟悉,但看到這樣溫馨的內容總會特別高興,感覺溫暖。
雖然我只是看過幾篇同人文、N篇小短漫,但多多少少因此了解了英雄們的背景,所以更希望他們能幸福,被愛。
因為能力所以承受,也許重來一次他們也不會選擇平凡,因為他們擁有承擔責任的心性,即時這些經歷痛苦不堪,但依舊向前。
值得敬佩的人,無論如何都值得敬佩,即時經歷有所改變。
但也因此,希望英雄們的苦難更少,希望他們最終能幸福。
所以,最希望的就是,將他們的做為一場表演,一場上戲的苦難為虛假,一場下戲的幸福為真實,希望平行宇宙是那樣的真實所延伸的...

【Data】食戟之靈《年齡+時間線》

最近好不容易有時間了,前幾天才處理完三次元學校的事情,終於暫時不用擔心被教授找去做事情了www
於是我開始整理角色關係+時間線。
原本是打算先整理SHINO's相關角色的名字+性格,然後延伸到了最基本四創兩人的年齡差跟目前時間線的年齡。


最後統整出來"原著"的年齡+時間線:
【基本定律=高一(16)、高二(17)、高三/畢業年(18)】
↓<在創真入學92屆的那年>
===
79屆-四宮(29)→年齡差13歲←92屆-幸平(16=高一)
91屆-一色(17=高二)
90屆-司瑛士(18=高三)
73屆-汐見潤(35→官方漫畫寫34,但是依照屆數推算應該要再大一歲)
71屆-中...

【食戟//四創】《I Forgot》26+27

整晚沒睡好還起了個大早,清晨就沖了一次冷水澡,還帶著兩眼下淡淡的青黑,四宮帶著一股睡眠不足的低氣壓爬起床。 

想睡回頭覺,卻發現自己沒辦法好好靜下心休息,四宮無奈的決定起床,去幫自己和那個不自覺卻干擾他一整晚睡眠的罪魁禍首──可愛到擾人清夢的小鬼──做一頓豐盛的早餐。 

於是因為房間隔音很好,所以睡得很飽沒有被任何聲音吵醒的幸平,反而在四宮將早餐快要準備完畢時,被一股淡淡的香味給吸引到醒了過來。

鼻子聳動,聞到了一股蔬菜的淡香,整個人在床上動了動,幸平捲著棉被,像條毛蟲似的在床上扭啊扭的。

過了幾分鐘,揉揉眼又眨了眨,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晃晃腦袋,幸平才掀開捆在身上的...

【全職//方王】《房間》(暫存)

#獸人
#銀狼方士謙X狐狸王杰希


方士謙無聊的打了呵欠,漫不經心地扛著一肩的木頭,跟著自家微草的村長林杰朝著森林走去。

他是被村長臨時抓了壯丁的,聽說村裡迎來了一個新夥伴,要幫忙蓋個新房給他。

聽說是個小傢伙,好像還挺聰明的,替村長想過一些方法,幫了不少忙的樣子,所以本來就很照顧幼崽的林杰,更是特別照顧對方。

就是個性貌似有點獨,平時不太接觸人,所以村長跟對方討論後,還是讓小傢伙住在人少的森林裡。

先前小傢伙住在村裡專門照顧幼崽的地方,不過小傢伙比較成熟想早點搬出來,村長考慮了對方的年齡跟性格,在小傢伙堅定的情況下同意了。

只是小傢伙還小,種族又是出了名高智商卻沒什麼力氣的狐族,...

【食戟//四創】《I Forgot》25

一個溫溫熱熱的身軀貼上了他,恍惚中睜開了眼睛。

「幸平?!」

眼前的畫面讓他瞬間清醒,錯愕的撐起上半身,眼睛眨也不眨的直愣愣的盯著前方。

幸平套著一件襯衫,長度直落下遮掩住大腿,在膝上三到五公分的位置,露出顯得白皙又結實的長腿,其他什麼也沒穿……半跪坐在他腿上。

沒錯!就是除了一件俗稱的男友襯衫,其他的──什•麼•也•沒•穿!

「嗯?師父,是我。」

幸平笑笑的,似是撒嬌般的,帶著勾人的語調應了一聲。隨後將上半身往前傾,雙手撐在四宮胸前,整個人重心壓低,頭貼在他的肩膀,輕輕地蹭了蹭。

接著嘴唇似有若無的貼在四宮頸部,呼出的氣息弄得他僵起身子,心上像是被貓爪撓了一下,有點癢。

四宮...

【網王//跡部BG】《開頭》小段子

站在陌生的街道,她茫然的站在街道上,直直的望著前方,眼神卻毫無焦距,整個人輕飄飄的像是站在雲上,沒有重量。

四周安靜無聲,天色有些黯淡,空氣中籠罩著薄霧,她無力的靠在牆邊蹲下,低著頭,捲曲著身體,緊緊抱著自己的雙腿,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從遠方傳來一陣腳步聲,她才恍然驚醒,望向聲音的出處。

腳步聲逐漸接近,眼前閃過一抹光亮,隨後映入眼簾的是銀紫色的髮,和那漂亮的藍色眼眸,一個讓她錯愕的身影。

「あなたは大丈夫ですか?(妳還好嗎?)」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在身前響起,富有磁性而顯得穩重的聲音,卻聽出了肆意張揚。

但是她完全聽不懂其中意思,只是看著對方,呆呆的搖頭,帶著歉...

【網王//跡部BG】《屬於我的風景》020

很空曠的空間,除了天花板上的燈,就只有放在一邊牆上凹槽的鏡片,跟鑲嵌在牆上的操控面板。


千夏拿過鏡片,用手環在操控面板顯示的對應位置上刷過後,接著把鏡片也刷了一遍。然後戴上,把鏡片尾端的袋子拉出在腦後扣上。跡部看著千夏的動作跟面板上的說明,也照著做了一遍。


兩人都把鏡片戴上,這時候跡部的眼前所看到的就像是另外一個空間一樣,就跟被他們動靜引過來待在外面盯著面板看的人的一樣,天花板上的投影裝置把他們待著的房間依照千夏在操作面板上的動作變換。


千夏在模式上選了兩人的男女模式,因為舞步的關係,在剛開始先選擇了人數,接著刷過鏡片確認了每個人的身分,然...

【食戟//四創】《I Forgot》24

被一把拖著推到了廚房,四宮也就順水推舟的把手上沾染的灰塵洗掉,拿起一旁乾淨的布擦乾雙手,走回客廳在沙發上頭坐下。

四宮有些晃神,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點,坐在軟而富有彈性的沙發上,頭頂罩著一片橘黃色的燈光,桌上的食物被幸平簡單的溫熱過,帶出一絲緩緩瀰漫在鼻尖的香氣。

雙眼沒有焦距,好似放空又似在思考些什麼,直到一溫熱的感觸貼上了他的臉頰,他才彷彿回過神的眨了眨眼,往手的主人看去。

「師父累了嗎?趕緊吃完,然後去休息吧。」幸平收回了貼在四宮臉上的手,轉移到桌上,扎了一塊魚排遞到四宮嘴邊。

「沒事,我還好,你也快吃吧。」自然的咬下魚排一角,四宮伸手從幸平手上接過叉子,另一手把唐揚雞推到幸平面前...

【復聯//盾鐵】《Together》

「我曾經以為,這個世界上,沒有誰能一直陪伴誰,尤其陪著我。」

他簡單的說著,語氣平靜而正經,一點也沒有平時好似漫不經心的輕佻隨性。

「……」

史蒂夫坐在托尼正對面,只相隔了一張小桌子,他看著托尼的臉色,十分認真的傾聽著。

他知道托尼現在並不想聽見他的勸慰,於是閉著嘴不發一語,但是心裡不免回想起自己的老友霍華德。

他知道托尼為什麼會這樣認為,因為對他而言,在常人看來應該是最為親近的家人,並沒有帶給他足夠的陪伴跟關心。

想著史蒂夫不免有些心疼,他為自己剛開始時對托尼的不了解造成的誤會,與曾經出口的話感到羞愧。

他用了言語去傷害了對方,而無論怎麼愧疚的想要彌補,說出的話所造成的傷害並不...

【食戟//四創】《I Forgot》應該會被砍掉的小段子

卡文了......很嚴重的卡了=ˇ=

寫了寫又修了修,還是不滿意,總覺得沒寫出我想要的東西。

這一段應該會砍掉,不過直接刪了又覺得有點可惜,所以放上來大家就隨便看看。

身體狀況不是很好,明天要去看眼科,希望不會有問題=ˇ=

眼睛的狀態不是很好,今天整天下來一直輕微的頭痛,看東西還一直恍神恍神的。不知道是太累又太早起所以體力不支的關係,還是其他原因。

大概還會停更一段時間,大家不用太常刷新看看,過個星期再說吧,我這幾天先看看身體狀況,沒問題再想想能不能更新,不好意思。

===

被幸平推到廚房洗手,四宮擦乾手後終於在客廳坐下。

幸平則是把四宮推到廚房後,就回到客廳坐著。等四宮過來後...

【塗鴉//食戟】葉山亮

半夜睡不著就畫個水彩。
一邊浮躁一邊畫,於是三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畫完果然心比較靜了。

因為最近要忙著問指導教授的事情,有很多擔心的部份,畢竟是人生規劃有點忐忑。
(經歷的事情比較沒那麼多,我自覺還是個象牙塔裡的小孩,挫折什麼的以別人看來應該也都算小事情,並不是很能控制自己不過度擔憂)
加上家裡事情有點多,所以一直沒有辦法靜下心來開電腦。

所以宵夜的續集我還沒碼出來,不好意思。
不過對此念念不忘的我,正在蒐集各種宵夜的小甜餅。
所以到時候碼字應該會順利一點,想要內容寫好一點,不要做流水帳。
請大家再多等些時間吧,謝謝。

另外其實有點擔心lofter最近的那個bug。
因為有幾...

【食戟//四創】《I Forgot》23

回到屋內,四宮把紙箱放在吧台上,從裡面挑出了做宵夜的炸物、超商買的糰子,還有從熱放到現在變溫了的奶茶。

因為實在是有點累了,四宮想了想決定偷懶一下,不打算把盒子全部換成盤子裝好,而是直接把東西提到客廳桌上放著,把盒子全部打開,一股食物的香氣從中四溢散出。

提著裝著零食的袋子,幸平聞著四散的香氣摸摸肚子,忍不住說了句:「好香。」

「東西先放著,洗手去吃吧,吃完去休息,東西我來整理就好了。」四宮伸手拿過幸平手上的提袋,把裡面的零食一一拿出來放到櫃子裡,果凍的部份則是放進冰箱裡。

幸平看著四宮的動作,有些猶豫的問:「不用幫忙嗎?一起收拾比較快吧。」

關上櫃子,提著空袋子,四宮站起身轉頭看向...

【食戟//四創】《I Forgot》22

──他的心已經偏了,毫無疑問的。

站在店裡提著超市的塑膠袋,幸平微微側頭瞄著正在專心挑選食物的四宮,在內心發出感嘆。

他們整理完屋子後,就帶著錢包出門了。因為花費不少力氣的緣故,四宮考慮了一下就決定跟幸平先去吃東西補充體力,等吃完再去採買,於是幸平就被四宮帶著去壽司店吃晚餐。

飽飽的吃了一頓飯,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先把簡單的生活用品補齊,所以他們乾脆的跑到附近的唐吉訶德裡,打算一口氣把需要的東西挑出來。

乾溼的紙巾、垃圾袋,還有要替換掉因為清理屋子而弄髒的抹布……零碎的小物品都買了一些,於是四宮跟店家要了一個紙箱,裝了大部分的東西,打算直接抱著走。

而幸平則是提了一袋零食和茶──抹茶...

【食戟//四創】《I Forgot》21

小心翼翼的把房間內的防塵布都拉開,摺疊好通通丟進洗衣機裡,跟著幸平從房間內拿出的一起洗。

趁著洗衣機洗著沾滿灰塵的布,四宮拉出了吸塵器,把房間地板沾著的灰吸乾淨,接著關上吸塵器的開關放在客廳沙發旁邊。

「吸塵器我放這,你直接換著用吧。」看著幸平拿著掃帚正在清理客廳,四宮招呼了一聲又鑽進房間拿起拖把開始拖地。

「好哦!」被叫到的幸平停下手裡的動作,抬頭望了一眼就看見四宮進了房間的背影,視線轉到沙發旁邊的吸塵器,乾脆地提著裝著像棉絮一球球灰塵的畚箕往垃圾桶倒了倒,隨著用到一半的掃帚一起放到玄關旁。

換上吸塵器把客廳剩下的部份給清乾淨,還仔細的蹲下連著沙發底下一併清理。

看著沙發底部都用吸...

【食戟//四創】《I Forgot》20

在專業上打敗了一堆情敵,成功佔據幸平目前除父親之外的目光,又無意間發現了對方動搖的表現,心滿意足的睡了個好覺的四宮,接到了由自家SHINO’s廚師們的電話。

大意上是這樣的──老闆你離開修養很久了,也該準備回店裡接手原本的工作了吧?有很多客戶很想念你(的廚藝)啊!我們快忙不過來了,求助!

四宮先前發生意外,出院後便急忙趕回法國處理SHINO’s的事情,直到大部分都處理完畢,才又將意外前整理好的資料帶上,去日本確認現況,以及TOKYO店的簽約。

那時候大概是幸平忙著學校後續培訓測驗,正水深火熱的邊接受各種考驗邊學習,不斷進步創新的時候。

所以,不只是忙著處理分店的四宮,沒有空去探視一下,...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