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戟//四創】《I Forgot》17

一片白霧,清晨的陽光灑在地面上,穿透樹葉,在地上映出一個個光點。

今天是待在森林的最後一天,四宮和幸平一大早就把行李收拾好,等著中午來運送行李的接駁車。

四宮一早就跟幸平說好,要邀請他來自己的別墅住幾天,帶他逛逛。

──就是那個離這森林不遠處的,四宮最早直接兩手空空就追著幸平跑進來的別墅。

早上就一併將午餐做好,所以兩人現在才可以悠閒的在森林裡邊走邊吃。


手裡拿著三明治,幸平一口咬下大半,把腮幫子撐的大大的,咀嚼的模樣又是一次寵物鼠再現。

四宮看著總覺得眼前浮現一隻很可愛的,像是那種毛茸茸的,有著溫暖的金黃色毛皮,嘴巴嘟嘟的、小巧的倉鼠。

幸平的身材比較精瘦一點,並不是那種十...

【食戟//四創】《I Forgot》16

拿著採摘好的野果榨成的汁,算好份量跟著糖、奶油、香草精和蛋液一起混進麵粉裡。幸平照著四宮的要求重複搓揉著麵團,然後先靜置在一旁等著麵團發酵,做出俗稱為『醒麵』或是所謂『讓麵團呼吸』的動作。 

另一邊,四宮從烤箱拿出剛烤好的小蛋糕,等著稍待冷卻後擠上奶油花,放上幾顆洗乾淨並晾乾的野果,最後將成品放到冰箱裡。

相互配合著,再加上這些天的經驗和兩人間的默契,還有四宮特意的訓練,幸平已經隱隱地有了可以成為副主廚的能力。雖然相比SHINO現在的副主廚來說還差了點,但差的不是跟四宮之間配合的默契度,而是做為廚師的經歷。

幸平的確具有很高的潛力,但是在經歷上,他會的東西還是太少了。見識過的事...

【食戟//四創】《Eyes And Hair》

仔細的看著,鏡子映出的身影。

頭髮是豔麗的紅色,被人說是代表熱情非常相像自己性格的顏色。

眼睛是金色,金燦燦的肆意張揚著,被人說是一看就充滿光亮,非常耀眼的顏色。

手指捏著垂在耳邊的髮尖,以不會拉痛頭皮的力道,些微在指尖摩挲著。

「唔……不一樣。」有點開心又有點失落。

即使被稱讚,即便被稱頌,但……

──跟他不一樣。


那個人的髮,不是這樣亮麗的顏色,是更加的,充滿著那人性格的顏色。

就像是沉澱過的色澤,跟那人顯得冷靜而成熟的性格,更加符合的顏色。

有點粉的紅色,一個顯得低調沉穩的紅色,比起自己,顯得淡淡的,又像是醇酒,令人回味的顏色。

眼睛也是,是更加醇厚的金色,明明是...

實在是太喜歡了啊啊啊!

兩個人都好狡猾,那麼甜好開心^^

蕴亮晗光:

毕业季的一段小插曲。在原作中毕业式那天正是亮本因坊循环战第六战,输给了芹泽先生以两胜四败无缘挑战赛,光在毕业式后去看了他的比赛,看到亮输掉的时候会不会有什么反应呢( ´▽`)所以想出了这篇~

前三张已经是完整的故事,四五是画蛇添足我只是想让孩子们谈个恋爱对不起【。


【食戟//四創】《I Forgot》15

過了不久,傳來門鎖被旋開的聲音。緊接著就是踩在地上的腳步聲,跟著幸平說話的聲音傳入耳裡。

「師傅不准笑了啊!」幸平開門走了出來,氣呼呼的盯著四宮看。

被那張氣惱的臉給盯著,四宮反而又有點想笑了,好不容易停下的笑意又湧了上來。

「咳……呵,對不起,我不笑了,咳。」再次努力把笑意給壓下,四宮忍著笑進了浴室洗臉。


再次走出浴室他已經恢復了平時的表情,只是嘴角勾起的模樣還壓不下來,不過勉強還在幸平能夠忍受的範圍之內。

「師傅接下來打算做什麼?」因為整個下午被他睡過去了,原本預計要去的地方也沒去成,幸平看著窗外帶著紅黃色的夕陽光,轉頭問著剛從浴室傳來的四宮。

四宮思考了一下,「摘些野果回...

【食戟//四創】《I Forgot》14

被揉著肚子因為太舒服了所以不小心就睡著了,幸平緩緩睜開眼睛,在看見眼前的畫面眨了眨眼,回憶起睡著之前的情況,對目前的情況有了解釋。

四宮斜靠在床沿,伸直的雙腳正被幸平躺著半壓住,而原本揉著幸平肚子的手則是被他抱在懷裡,臉上的眼鏡有些傾斜的掛在鼻尖。可能是因為姿勢不是很舒服,雙眼緊閉,眉頭皺著。

緩緩的鬆開懷裡的手,幸平輕柔的調整了自己的角度,小心翼翼的伸手把四宮臉上的眼鏡拿下來在一旁放好。

然後睜著眼睛仔細的盯著四宮的臉看,就這麼以一個側躺在對方腿上的姿勢開始打量起被他膝枕的人。


半垂掛的頭髮,閉上的雙眼看不到平時的銳利金眸,顯得柔和了許多。精緻的眉和長而卷翹的眼睫,挺立的鼻,性感...

【食戟//四創】《I Forgot》13

「唔……吃的太撐了啊!」幸平仰躺在床上,一臉滿足又難受的模樣。

在一旁收拾著桌面,清洗著碗盤。四宮一臉無奈的說道:「所以不是要你別吃過頭了嘛。」

今天因為採摘下來的東西有點多,加上難得採到的羊肚菌,大展身手的四宮一個不小心就多做了幾種料理的方法。雖然單一來說,份量比平常還少一點,但整體因為數量增加,所以反而過量了。

而原本發現做多的時候四宮就有打算將其中的幾樣放置冰箱準備下一餐再做處理,可是幸平興沖沖的說著他吃得下,於是反覆被請求的結果就是四宮敗退,所有的料理全擺上餐桌,被幸平大快朵頤。

「誰叫師傅做的太好吃了,我一點也不想延後品嚐啊!」

雖然一臉難受的躺在床上,但是幸平對於選擇了造...

【食戟//四創】《I Forgot》12

「師傅那是什麼,能吃嗎?」幸平指著一模樣呈現蜂窩狀的菇菌。

「欸?你運氣不錯嘛,那是羊肚菌又名草笠竹,不只能吃還珍稀,是法國的名菇。」四宮走到幸平旁邊,蹲下來仔細確認。

「羊肚菌對脾胃很不錯,是天然的滋補品,回去先泡水一兩個鐘頭再清洗,搭配肉類有很多種烹飪方式……」四宮一邊把羊肚菌採摘下來,一邊跟幸平講解著各種可搭配的料理。

「是嘛,不過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這麼美味的東西啊。」雙手在腦後交叉,幸平看著四宮小心翼翼的撥開泥土把羊肚菌摘起來,對這羊肚菌有那麼好的效果而一臉狐疑的模樣。

呈現網狀,又有菇類偏黑的色澤,加上是野外,所以上面沾了不少泥土,還有周圍的落葉跟雜草掩蓋,不僅不易被發現,還...

(靈感)【夢】泡湯師

存梗,夢。
===

夢到我變成了長得跟怪盜基德一模一樣的人(性別男),職業是泡湯師(感覺溫度控制泡的藥湯的人),動漫那種特殊日本(千與千尋)的設定,做為史上最年輕天才泡湯師(一整個弱掉但是夢裡很稀有珍貴強大?的程度)活耀著。

然後起床前的進度剛好是泡湯的湯水(長得像河流一樣,很有高鐵捷運站點fu,相互連接的泡湯池)突然出了問題,要準備逃難外加拯救世界的節奏……

===
好想繼續夢,可是今天要做助教陪老師去學校幫忙上課,早上三節,一年級學弟妹的課。

【食戟之靈//四創】圖片分享@beebeemel

很喜歡這個繪者的圖,超級美!
http://beebeemel.tumblr.com/archive

尤其是這張四創默契感超棒的!
http://beebeemel.tumblr.com/post/119046003617/四創

因為我沒在用tumblr,
所以只好分享一下,
自己留個網址起來。

圖片來源真的好難找,
找了好久才找到繪者。
不過原作很重要,
雖然很花時間,
不過我還是找到了,
So happy ☆~(ゝ。∂

【食戟//四創】《I Forgot》11

將行李放好,四宮拿下眼鏡,擦了擦額頭的薄汗,戴回眼鏡。洗洗手,從冰箱裡拿出蘋果,洗乾淨,去皮切好,裝盤。

「過來吃,下午涼點再帶你去摘東西。」把水果盤放到桌上,招呼著幸平坐了下來。

「好欸,四宮師傅,你東西不少嘛!」笑嘻嘻的坐下,拿過叉子戳塊蘋果就咬。

「還不是你這傢伙帶的東西也太不齊全了,還笑!」一個暴栗砸上幸平腦袋。

「哎呦!四宮師傅很痛欸!」幸平雙手抱頭,大聲嚷嚷。

毫不在乎的又叉了一塊蘋果吃,四宮一臉鄙視的看著幸平,「裝夠了沒?」拳頭還沒砸下去,他就不自覺的先收了好幾分力道,最後那點力氣滿打滿算就只能彈個額頭而已。

「嘿欸。」幸平撓撓臉頰,又往桌上叉了一塊蘋果放進嘴裡嚼,明...

【食戟//四創】《I Forgot》10

清晨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透進木屋,窗外傳來清脆的鳥鳴,嘰嘰喳喳的聲音鮮明的傳進耳裡。

緩緩睜開眼睛,眨了眨,再眨一眨,半瞇著眼,四宮打量起眼前的畫面。 

幸平整個人滾到他懷裡,睡著的臉帶著祥和,一點也看不出昨天那活力充沛到吵鬧的程度,用點比較誇張的形容詞,就像個可愛的天使,讓人一看就覺得還是個孩子,可愛的孩子。 

鮮紅的髮色,散亂的髮絲垂掛在雙頰旁,白裡透紅的模樣讓人不禁聯想到蘋果,顯得鮮潤欲滴又可口。

四宮回憶起夢裡的印象,除了鮮紅的髮和金色的眸子,他對幸平的印象其實沒有那麼接近過。

在夢裡他所見的,幸平的一舉一動,都像是放映影片才看到的日常生活,貼近而細緻卻不是...

【食戟//四創】《I Forgot》番外二(意外)

#造成失憶的原因
#四宮的意外

有劇透!
有劇透!
有劇透!

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造成四宮失憶的意外,嗯,很簡單的原因。
失憶梗真的很狗血,但沒辦法,誰叫一開始我的標題就是《I Forgot》,只好這樣寫了。


+正文+


那天,四宮一早就洗漱好,在開車前往學校的路上之前,他還在跟熟識的學長打電話確認一下安排,確認完畢就帶著一些資料開車上路了。

開著車,在路上四宮還在想著他要怎麼對付幸平這個麻煩的傢伙,雖然有一些計畫和想法,不過不按牌理出牌也是那傢伙的一大特色。

而且四宮與其他幾個人不同,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是在日本有分店,或是餐廳本身就在日本,所以可以直接帶到現場熟悉環境。

他雖然有...

【食戟//四創】《I Forgot》09


幸平在浴室洗澡,四宮就趁著這段時間清洗廚具跟餐具。乾淨俐落的處理完之後,還有時間整理睡覺的床舖跟枕頭棉被。

木屋的床舖是兩張加大的雙人床併在一起放著,考慮了外國人的身高跟體型,這樣的大小無可厚非。

床舖併在一起擺放也是為了給木屋挪出其他空間,尤其是來這裡居住的通常都是各種訓練考核或是歷練的廚師,為了增加廚房的空間,單純睡眠用的位置縮減一點是一點。


整理的差不多了,四宮就聽到從身後傳來的開門聲,想到是幸平洗好了,轉頭正要說換自己去洗漱的時候,眼角一瞥就是一大片裸露出的膚色。

「幸平?!」

突如其來的畫面令四宮當場愣住,原本以為會出來一身休閒服最多是脖子上掛著毛巾的傢伙,哪知道是門開...

【食戟//四創】《I Forgot》番外一(初識)

#單方面的認識
#四宮失憶前

劇情到解釋的時候也算是跨越到尾聲了,應該算是劇透吧?

劇透有!
劇透有!
劇透有!

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被劇透還是硬要看的不要來找我!
討論跟心得歡迎!

另外如果怕劇透可以先跳過番外,等正文更新到比較後期再回來看。

這是在倒敘四宮失憶前會認識幸平的原因,理所當然的因為意外導致後來四宮並沒有做到他答應的事情就是了,所以幸平才會沒見過四宮。


+正文+


接到通知的時候,其實四宮是不想去的。做為學校引以為傲的畢業生,在法國鑽研得獎還開了屬於自己的餐廳,他並不認為自己有多餘的時間和耐性去教導青澀的學弟妹。

要不是做為邀請人是自己熟識的學長,加上校方給出優待將條...

【食戟//四創】《I Forgot》08


嘴裡嚼著點心,幸平一邊問著製作的要求跟特點,一邊提出各種替換材料或新的想法,然後收穫四宮給他的各種異想天開諷刺或是想法不錯可行性高的讚賞。

點心的量對於一個大男人跟少年顯然是輕鬆解決的份量,雖然搭著茶慢慢配著也很快就吃完了。剛好對於目前討論的諸多想法因為材料限制,而停下了。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四宮看了手上的錶──晚上九點左右。停下了繼續討論的意思,站了起來一邊收拾起桌上的餐具,一邊招呼著要幸平先去洗澡。

原本幸平還打算幫著一起收拾,畢竟先前使用的廚具一些比較燙的用具經過降溫也差不多可以清理了。不過被四宮拒絕了,而且用了很有說服力的理由。

木屋畢竟是木屋,無論設備用具有多好,...

【食戟//四創】《I Forgot》07


幸平進了木屋就聞到一股清香,帶著一點花香和蜂蜜的甜味,讓他不禁吞嚥了口水。

「把汗擦乾淨,洗手來吃。」看著幸平頭上的汗滴,四宮丟了一條毛巾過去。

「嘿,好哦!」幸平快速拿毛巾擦乾身上的汗,把毛巾洗乾淨掛在旁邊木杆上晾。把手洗了乾淨才走到桌前看起桌上的點心。

桌上的點心呈花瓣狀的蒸蛋糕,表層被塗了薄薄的醬,精緻的造型讓人看了有點捨不得吃下去。

「呆著臉做什麼呢?」

四宮伸出整個手臂壓住幸平的頭,胡亂的揉了揉。在幸平正要奮起反抗的時候就鬆了手,經過幸平旁邊把手洗了,坐回桌前拿起蒸好的點心吃了起來。

「師傅!」頭髮被弄亂,幸平抱住自己的頭往後退開兩步。確認四宮坐下而且暫時不會鬧他之後,稍...

【食戟//四創】《I Forgot》06


吃完晚餐,把餐具收拾好,四宮和幸平出了木屋,繞著湖邊走著消食。幸平問著各種廚藝上的問題,四宮難得好耐性,不厭其煩的回答。

到最後,幸平乾脆自然的叫起四宮師傅。而聽到這個稱呼的瞬間,四宮整個人僵在原地,只覺得一股熟悉又酸澀的感覺突然湧現,難過的令他差點落淚。

還好天色昏暗,他側過頭伸手擦過眼角,接著跨了一大步繼續走著,沒有讓幸平發現他剛才的不對勁,只留下指尖的濕潤被風吹著有些冰冷。


兩人繞著湖泊周圍溜了幾圈,月光下的森林照著湖泊清亮,微風徐徐吹過樹葉發出聲響。

四宮抬頭看了一眼高掛天上的月亮,又低頭抬手看著錶裡的時間,想著側過了頭朝著一旁的幸平開口:「時間差不多了,甜點要直接吃嗎?」...

【食戟//四創】《I Forgot》05


也不解釋自己來這裡的原因,任由幸平誤會的四宮,手裡提著釣具到了湖邊,找了個適合的位置,掛上虛似的模型魚餌開始垂釣。腦袋一邊想著剛才觀察到的東西,一邊做著之後好些個打算。

前面聽幸平說的話可以聽出他是來採食材的,而且認為他也是同樣的目的。再來看那身居家服跟剛才發現在木屋角落的不少行李,看的出來對方會在這待上好一陣子。

想了想自己身上帶的東西,四宮決定晚點找個時間聯絡一下別墅,讓人把他常用的調具和一些衣物行李送來,大概明天下午可以送到。


沒多久,四宮帶著放了兩條魚的桶子進了木屋。幸平中途照著四宮的要求跑去採了一點配料,回到木屋就看見四宮在烤魚,旁邊還放著已經擺盤好的生魚片跟冰塊。

「回...

#海賊王
#航海王
#波特卡斯•D•艾斯

存圖。
艾斯,大哥總是那麼有魅力。
永遠的缺憾,痛。

转载自:白的毛熊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