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戟//四創】《I Forgot》26+27

整晚沒睡好還起了個大早,清晨就沖了一次冷水澡,還帶著兩眼下淡淡的青黑,四宮帶著一股睡眠不足的低氣壓爬起床。 

想睡回頭覺,卻發現自己沒辦法好好靜下心休息,四宮無奈的決定起床,去幫自己和那個不自覺卻干擾他一整晚睡眠的罪魁禍首──可愛到擾人清夢的小鬼──做一頓豐盛的早餐。 

於是因為房間隔音很好,所以睡得很飽沒有被任何聲音吵醒的幸平,反而在四宮將早餐快要準備完畢時,被一股淡淡的香味給吸引到醒了過來。

鼻子聳動,聞到了一股蔬菜的淡香,整個人在床上動了動,幸平捲著棉被,像條毛蟲似的在床上扭啊扭的。

過了幾分鐘,揉揉眼又眨了眨,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晃晃腦袋,幸平才掀開捆在身上的...

【全職//方杰】《房間》(暫存)

#獸人
#銀狼方士謙X狐狸王杰希


方士謙無聊的打了呵欠,漫不經心地扛著一肩的木頭,跟著自家微草的村長林杰朝著森林走去。

他是被村長臨時抓了壯丁的,聽說村裡迎來了一個新夥伴,要幫忙蓋個新房給他。

聽說是個小傢伙,好像還挺聰明的,替村長想過一些方法,幫了不少忙的樣子,所以本來就很照顧幼崽的林杰,更是特別照顧對方。

就是個性貌似有點獨,平時不太接觸人,所以村長跟對方討論後,還是讓小傢伙住在人少的森林裡。

先前小傢伙住在村裡專門照顧幼崽的地方,不過小傢伙比較成熟想早點搬出來,村長考慮了對方的年齡跟性格,在小傢伙堅定的情況下同意了。

只是小傢伙還小,種族又是出了名高智商卻沒什麼力氣的狐族,...

【食戟//四創】《I Forgot》25

一個溫溫熱熱的身軀貼上了他,恍惚中睜開了眼睛。

「幸平?!」

眼前的畫面讓他瞬間清醒,錯愕的撐起上半身,眼睛眨也不眨的直愣愣的盯著前方。

幸平套著一件襯衫,長度直落下遮掩住大腿,在膝上三到五公分的位置,露出顯得白皙又結實的長腿,其他什麼也沒穿……半跪坐在他腿上。

沒錯!就是除了一件俗稱的男友襯衫,其他的──什•麼•也•沒•穿!

「嗯?師父,是我。」

幸平笑笑的,似是撒嬌般的,帶著勾人的語調應了一聲。隨後將上半身往前傾,雙手撐在四宮胸前,整個人重心壓低,頭貼在他的肩膀,輕輕地蹭了蹭。

接著嘴唇似有若無的貼在四宮頸部,呼出的氣息弄得他僵起身子,心上像是被貓爪撓了一下,有點癢。

四宮...

【網王//跡部BG】《開頭》小段子

站在陌生的街道,她茫然的站在街道上,直直的望著前方,眼神卻毫無焦距,整個人輕飄飄的像是站在雲上,沒有重量。

四周安靜無聲,天色有些黯淡,空氣中籠罩著薄霧,她無力的靠在牆邊蹲下,低著頭,捲曲著身體,緊緊抱著自己的雙腿,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從遠方傳來一陣腳步聲,她才恍然驚醒,望向聲音的出處。

腳步聲逐漸接近,眼前閃過一抹光亮,隨後映入眼簾的是銀紫色的髮,和那漂亮的藍色眼眸,一個讓她錯愕的身影。

「あなたは大丈夫ですか?(妳還好嗎?)」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在身前響起,富有磁性而顯得穩重的聲音,卻聽出了肆意張揚。

但是她完全聽不懂其中意思,只是看著對方,呆呆的搖頭,帶著歉...

【網王//跡部BG】《屬於我的風景》020

很空曠的空間,除了天花板上的燈,就只有放在一邊牆上凹槽的鏡片,跟鑲嵌在牆上的操控面板。


千夏拿過鏡片,用手環在操控面板顯示的對應位置上刷過後,接著把鏡片也刷了一遍。然後戴上,把鏡片尾端的袋子拉出在腦後扣上。跡部看著千夏的動作跟面板上的說明,也照著做了一遍。


兩人都把鏡片戴上,這時候跡部的眼前所看到的就像是另外一個空間一樣,就跟被他們動靜引過來待在外面盯著面板看的人的一樣,天花板上的投影裝置把他們待著的房間依照千夏在操作面板上的動作變換。


千夏在模式上選了兩人的男女模式,因為舞步的關係,在剛開始先選擇了人數,接著刷過鏡片確認了每個人的身分,然...

【食戟//四創】《I Forgot》24

被一把拖著推到了廚房,四宮也就順水推舟的把手上沾染的灰塵洗掉,拿起一旁乾淨的布擦乾雙手,走回客廳在沙發上頭坐下。

四宮有些晃神,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點,坐在軟而富有彈性的沙發上,頭頂罩著一片橘黃色的燈光,桌上的食物被幸平簡單的溫熱過,帶出一絲緩緩瀰漫在鼻尖的香氣。

雙眼沒有焦距,好似放空又似在思考些什麼,直到一溫熱的感觸貼上了他的臉頰,他才彷彿回過神的眨了眨眼,往手的主人看去。

「師父累了嗎?趕緊吃完,然後去休息吧。」幸平收回了貼在四宮臉上的手,轉移到桌上,扎了一塊魚排遞到四宮嘴邊。

「沒事,我還好,你也快吃吧。」自然的咬下魚排一角,四宮伸手從幸平手上接過叉子,另一手把唐揚雞推到幸平面前...

【復聯//盾鐵】《Together》

「我曾經以為,這個世界上,沒有誰能一直陪伴誰,尤其陪著我。」

他簡單的說著,語氣平靜而正經,一點也沒有平時好似漫不經心的輕佻隨性。

「……」

史蒂夫坐在托尼正對面,只相隔了一張小桌子,他看著托尼的臉色,十分認真的傾聽著。

他知道托尼現在並不想聽見他的勸慰,於是閉著嘴不發一語,但是心裡不免回想起自己的老友霍華德。

他知道托尼為什麼會這樣認為,因為對他而言,在常人看來應該是最為親近的家人,並沒有帶給他足夠的陪伴跟關心。

想著史蒂夫不免有些心疼,他為自己剛開始時對托尼的不了解造成的誤會,與曾經出口的話感到羞愧。

他用了言語去傷害了對方,而無論怎麼愧疚的想要彌補,說出的話所造成的傷害並不...

【食戟//四創】《I Forgot》應該會被砍掉的小段子

卡文了......很嚴重的卡了=ˇ=

寫了寫又修了修,還是不滿意,總覺得沒寫出我想要的東西。

這一段應該會砍掉,不過直接刪了又覺得有點可惜,所以放上來大家就隨便看看。

身體狀況不是很好,明天要去看眼科,希望不會有問題=ˇ=

眼睛的狀態不是很好,今天整天下來一直輕微的頭痛,看東西還一直恍神恍神的。不知道是太累又太早起所以體力不支的關係,還是其他原因。

大概還會停更一段時間,大家不用太常刷新看看,過個星期再說吧,我這幾天先看看身體狀況,沒問題再想想能不能更新,不好意思。

===

被幸平推到廚房洗手,四宮擦乾手後終於在客廳坐下。

幸平則是把四宮推到廚房後,就回到客廳坐著。等四宮過來後...

【塗鴉//食戟】葉山亮

半夜睡不著就畫個水彩。
一邊浮躁一邊畫,於是三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畫完果然心比較靜了。

因為最近要忙著問指導教授的事情,有很多擔心的部份,畢竟是人生規劃有點忐忑。
(經歷的事情比較沒那麼多,我自覺還是個象牙塔裡的小孩,挫折什麼的以別人看來應該也都算小事情,並不是很能控制自己不過度擔憂)
加上家裡事情有點多,所以一直沒有辦法靜下心來開電腦。

所以宵夜的續集我還沒碼出來,不好意思。
不過對此念念不忘的我,正在蒐集各種宵夜的小甜餅。
所以到時候碼字應該會順利一點,想要內容寫好一點,不要做流水帳。
請大家再多等些時間吧,謝謝。

另外其實有點擔心lofter最近的那個bug。
因為有幾...

【食戟//四創】《I Forgot》23

回到屋內,四宮把紙箱放在吧台上,從裡面挑出了做宵夜的炸物、超商買的糰子,還有從熱放到現在變溫了的奶茶。

因為實在是有點累了,四宮想了想決定偷懶一下,不打算把盒子全部換成盤子裝好,而是直接把東西提到客廳桌上放著,把盒子全部打開,一股食物的香氣從中四溢散出。

提著裝著零食的袋子,幸平聞著四散的香氣摸摸肚子,忍不住說了句:「好香。」

「東西先放著,洗手去吃吧,吃完去休息,東西我來整理就好了。」四宮伸手拿過幸平手上的提袋,把裡面的零食一一拿出來放到櫃子裡,果凍的部份則是放進冰箱裡。

幸平看著四宮的動作,有些猶豫的問:「不用幫忙嗎?一起收拾比較快吧。」

關上櫃子,提著空袋子,四宮站起身轉頭看向...

【食戟//四創】《I Forgot》22

──他的心已經偏了,毫無疑問的。

站在店裡提著超市的塑膠袋,幸平微微側頭瞄著正在專心挑選食物的四宮,在內心發出感嘆。

他們整理完屋子後,就帶著錢包出門了。因為花費不少力氣的緣故,四宮考慮了一下就決定跟幸平先去吃東西補充體力,等吃完再去採買,於是幸平就被四宮帶著去壽司店吃晚餐。

飽飽的吃了一頓飯,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先把簡單的生活用品補齊,所以他們乾脆的跑到附近的唐吉訶德裡,打算一口氣把需要的東西挑出來。

乾溼的紙巾、垃圾袋,還有要替換掉因為清理屋子而弄髒的抹布……零碎的小物品都買了一些,於是四宮跟店家要了一個紙箱,裝了大部分的東西,打算直接抱著走。

而幸平則是提了一袋零食和茶──抹茶...

【食戟//四創】《I Forgot》21

小心翼翼的把房間內的防塵布都拉開,摺疊好通通丟進洗衣機裡,跟著幸平從房間內拿出的一起洗。

趁著洗衣機洗著沾滿灰塵的布,四宮拉出了吸塵器,把房間地板沾著的灰吸乾淨,接著關上吸塵器的開關放在客廳沙發旁邊。

「吸塵器我放這,你直接換著用吧。」看著幸平拿著掃帚正在清理客廳,四宮招呼了一聲又鑽進房間拿起拖把開始拖地。

「好哦!」被叫到的幸平停下手裡的動作,抬頭望了一眼就看見四宮進了房間的背影,視線轉到沙發旁邊的吸塵器,乾脆地提著裝著像棉絮一球球灰塵的畚箕往垃圾桶倒了倒,隨著用到一半的掃帚一起放到玄關旁。

換上吸塵器把客廳剩下的部份給清乾淨,還仔細的蹲下連著沙發底下一併清理。

看著沙發底部都用吸...

【食戟//四創】《I Forgot》20

在專業上打敗了一堆情敵,成功佔據幸平目前除父親之外的目光,又無意間發現了對方動搖的表現,心滿意足的睡了個好覺的四宮,接到了由自家SHINO's廚師們的電話。

大意上是這樣的──老闆你離開修養很久了,也該準備回店裡接手原本的工作了吧?有很多客戶很想念你(的廚藝)啊!我們快忙不過來了,求助!

四宮先前發生意外,出院後便急忙趕回法國處理SHINO's的事情,直到大部分都處理完畢,才又將意外前整理好的資料帶上,去日本確認現況,以及TOKYO店的簽約。

那時候大概是幸平忙著學校後續培訓測驗,正水深火熱的邊接受各種考驗邊學習,不斷進步創新的時候。

所以,不只是忙著處理分店的四宮,沒有空去探視一下,...

【食戟//四創】《I Forgot》19

──晚間八點半。

其他人因為要搭車回去飯店的緣故,所以道別後就提前離開了,只剩下幸平跟四宮兩人收拾殘局。


「師傅怎麼突然想下廚?」幸平在廚房收拾著餐具,疑惑的問著身旁的四宮。

「你的朋友特地來找你,做為主人家我總得替你招待一下。」四宮淡淡的說著。

表面上是做為前輩的立場招待遠道而來的後輩們,實際上根本是暗暗的宣示主權,而且效果挺不錯的,至少後輩們都接招的做出了各種宣言回應。

雖然他看著做為另一個當事人──被爭奪的目標,幸平本人──完全沒有發覺就是了。

「欸?謝謝師傅。」聽到如此正常又好像被關懷的回答,幸平羞赧的搔搔臉頰,隨後又有點不甘心的問:「可是就算這樣,下午食戟的時候怎麼只...

【靈感//家長組】JK之怪獸系列

靈感紀錄

<突然想到這種有點腹黑性質,存檔>


(腹黑心機Graves x 呆萌純良Newt)


#1

原本的葛雷夫是前聖徒。
(但是我覺得只是感興趣跑去做聖徒玩玩的合夥人)

#2
蓋勒玩完(第一部)之後,原Graves對於讓蓋勒被抓的Newt起了興趣,開始觀察(偶遇)。

#3
隨便Graves到底要裝作被綁成功出逃。
(假設蓋勒用的是魔藥,所以在不確定的情況下除了留頭髮還把命也留著......)
還是裝作偶遇重新認識(玩花招)。


--然後最後就是HE,其他都不重要(欸!--


【食戟//四創】《I Forgot》18

什麼叫做考慮要後退還是前進?

退一步海闊天空,全都是狗屁不通的東西。

會以為感情這種東西能夠憑理性控制住,簡直是天真到了極點的玩意。

──四宮小次郎,現在正面臨著狂暴邊緣的狀態。

盯著眼前礙眼的畫面,四宮再次內心暗罵了一句,對於先前認為自己可以用理智去決定對待幸平的感情,他只想說那樣的自己簡直蠢爆了。

邀請幸平到別墅住幾天,想著多相處幾天,再慢慢思考自己到底打算怎麼做。這樣的想法在他的認知裡一點問題也沒有──如果沒有眼前的這些意外人士。

異性而言,小家碧玉到肉食主義,還有小秘與大家千金,真是各種風格都有,暗戀或明戀隨便哪種,全都來。

──不過看起來沒有太大競爭力,某人裝傻還是真傻...

#收藏用#

最近才開始追起這個繪者的畫,喜歡帥氣風格的兵長!

不過就個人看法,覺得繪者抓的身體比例比臉部五官好些,某些地方上臉部表情反而沒有畫身體細緻。
(只會看不會畫,純粹看法,但還是很厲害)

落音:

游戏【Promotion】pc下载版发布+新刊【ENDGAME】本宣

这本是利艾游戏【Promotion】的后续漫画,通贩将于4月30日晚8:00开始,特典版限量三十份哦。详情请看图

cp20两天直参,摊位号Q64。

后面是上次重庆ct的无料~

通贩链接

游戏下载

【食戟//四創】《I Forgot》17

一片白霧,清晨的陽光灑在地面上,穿透樹葉,在地上映出一個個光點。

今天是待在森林的最後一天,四宮和幸平一大早就把行李收拾好,等著中午來運送行李的接駁車。

四宮一早就跟幸平說好,要邀請他來自己的別墅住幾天,帶他逛逛。

──就是那個離這森林不遠處的,四宮最早直接兩手空空就追著幸平跑進來的別墅。

早上就一併將午餐做好,所以兩人現在才可以悠閒的在森林裡邊走邊吃。


手裡拿著三明治,幸平一口咬下大半,把腮幫子撐的大大的,咀嚼的模樣又是一次寵物鼠再現。

四宮看著總覺得眼前浮現一隻很可愛的,像是那種毛茸茸的,有著溫暖的金黃色毛皮,嘴巴嘟嘟的、小巧的倉鼠。

幸平的身材比較精瘦一點,並不是那種十...

【食戟//四創】《I Forgot》16

拿著採摘好的野果榨成的汁,算好份量跟著糖、奶油、香草精和蛋液一起混進麵粉裡。幸平照著四宮的要求重複搓揉著麵團,然後先靜置在一旁等著麵團發酵,做出俗稱為『醒麵』或是所謂『讓麵團呼吸』的動作。 

另一邊,四宮從烤箱拿出剛烤好的小蛋糕,等著稍待冷卻後擠上奶油花,放上幾顆洗乾淨並晾乾的野果,最後將成品放到冰箱裡。

相互配合著,再加上這些天的經驗和兩人間的默契,還有四宮特意的訓練,幸平已經隱隱地有了可以成為副主廚的能力。雖然相比SHINO現在的副主廚來說還差了點,但差的不是跟四宮之間配合的默契度,而是做為廚師的經歷。

幸平的確具有很高的潛力,但是在經歷上,他會的東西還是太少了。見識過的事...

【食戟//四創】《Eyes And Hair》

仔細的看著,鏡子映出的身影。

頭髮是豔麗的紅色,被人說是代表熱情非常相像自己性格的顏色。

眼睛是金色,金燦燦的肆意張揚著,被人說是一看就充滿光亮,非常耀眼的顏色。

手指捏著垂在耳邊的髮尖,以不會拉痛頭皮的力道,些微在指尖摩挲著。

「唔……不一樣。」有點開心又有點失落。

即使被稱讚,即便被稱頌,但……

──跟他不一樣。


那個人的髮,不是這樣亮麗的顏色,是更加的,充滿著那人性格的顏色。

就像是沉澱過的色澤,跟那人顯得冷靜而成熟的性格,更加符合的顏色。

有點粉的紅色,一個顯得低調沉穩的紅色,比起自己,顯得淡淡的,又像是醇酒,令人回味的顏色。

眼睛也是,是更加醇厚的金色,明明是...

1/6